換了一套新衣服來穿穿。

聽說是最近熱門上映的電影中,一個著名軍團的制服。雖然說是真的很好看,但好像有點……太男孩子了。就連新認識的千舞小姐也看不出來我是女孩子……。

我想,我還是去買套女孩子點的衣服來穿穿好了,然後頭髮也要留長一點,別再讓別人誤會性別了。
 

電擊獸。

03/28/2013

 
這天,雛亞突然地高舉著一顆神奇寶貝球跑過來家裡。
正想著是怎麼一回事時,便被雛亞從神奇寶貝球裡放出的電擊獸驚異到。
真的,很開心雛亞送了我這份驚喜的禮物。謝謝你,雛亞。
 

去海邊散心。

03/10/2013

 










因為小伊送了我一條新的泳褲,於是就心血來潮地跑去海邊玩。本來是想一個人在海邊散散心的,可是卻有許多女生不斷地邀約我一起游泳,害我有些不知所措……但也因此認識了許多人、得到了他們的電話號碼就是了。

下次也找小唯、夏樹、奈亞娜跟小伊一起來玩吧,一定會很開心的。
 

象牙豬。

03/07/2013

 
下午的時候,長毛豬突然不見了。
結果要吃晚餐時,有隻陌生的神奇寶貝跑了過來。
仔細一看後,才發現是長毛豬的進化……恭喜你進化囉,長毛豬。
雖然想這麼說,但這跟著進化變大的食量果然讓人有些困擾呢。(苦笑)
 

小格。

02/28/2013

 
某天在叫奧格送我的雷電球時,赫然發現自己幫它取的綽號有些不太恰當。
不是說叫「小格」有什麼不好……只是一想到這樣就像是在叫格蕾塔的小名
就讓我感到莫名地害羞……還是……改下名字吧。
 

炸毛的多塔。

02/06/2013

 
與雛亞以對戰進行打賭,輸的人要無條件接受對方的命令一次。
但沒想到多塔的電電蟲竟然因為想炸多塔髮、第二回合就迅速
倒戈,故意輸給了雛亞。

「多塔你這樣很可愛呢……。」一手摀住嘴巴,夏樹憋笑地說。

「這裡還有兩隻喔」笑笑地捧著兩隻電電蟲,雛亞準備放到多
塔的頭上,她的身邊還有許多電系的神奇寶貝正在排隊、準備電
擊多塔的頭毛。

「多、多塔妳沒事吧。」拎著泥巴魚,格蕾塔一臉想笑地說著,
而她手上的泥巴魚也露出了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變態笑容。

「電電蟲你太過分了……。」看著頭上努力放電的電電蟲,多塔
哭笑不得,真不知道這樣被自己喜愛的電系神奇寶貝電毛,到底
是該感到幸福、還是該感到無奈才好。
 

筊白筍。

12/09/2012

 


順著道路往雷鼓市前進,多塔與神奇寶貝們的第一個中途站便是梅渡公園。

也許是因為冬天將近,淡淡梅花的香氣撲鼻而來,在鼻間久而不去。似乎很喜歡這味道,暖暖豬自行地從神奇寶貝球內跑了出來、一個勁地往距離最近的梅花樹直奔而去,甚至還爬到了那顆樹的樹枝上。

牠的鼻子小心翼翼地湊近梅花的花苞,試探性地嗅了兩下。在確定的確是那股清甜的幽花香後,牠開心地站在微粗的樹枝上、向多塔用腳掌揮揮手,而樹枝也隨著牠揮掌的動作、上下晃動,害的在不遠處下方的多塔看得直冒冷汗。

「暖暖豬快下來,小心跌下來啊!」

不說還好,一說就中招。多塔的話才一說完,暖暖豬所在的樹枝便同時「啪」得一聲地斷裂。幸好,樹木的正下方留了不少的秋天落葉、種了許多的灌木叢,即使掉了下去應該也頂多是擦傷,只是……。

「唉呦!」

────如果下方有人,那在下方的人可就不一樣了。

「是誰這麼缺德啦?竟然趁別人午睡時放暗器偷襲!」抓著暖暖豬,一名深色橘髮的人自樹叢中出現、生氣地叫囂著,在他身旁的水水獺也同牠的主人一起不開心地瞪著他手中的暖暖豬。

「那、那個,對不起……。」抱著博士給的保溫瓶,多塔慌慌張張地跑到抓著暖暖豬的橘髮少年的旁邊。「暖暖豬不是故意的,能還給我嗎?先生。」她畢恭畢敬地說著,但對方臉上的青筋卻因此冒出了更多。

「誰跟你男的啦!?」橘髮少年火冒三丈地將臉湊近多塔,他用空著的另外一隻手從口袋拿出了訓練家的身分證名卡,拍打在多塔臉上、怒斥著:「看清楚了沒?是黃色、黃色的!」

好痛!一手抱住保溫瓶,多塔從被打紅的額頭上拿下了對方的訓練家卡片,仔細地端詳著。「筊……白筍。」她一字一句地念著姓名欄上的字,但下一秒又馬上受到了對方的拍打額頭攻擊。

「誰叫你看名字啦?我叫你看的是顏色、顏色!」看似少年的橘髮少女抽開多塔手中的卡片、拍打在對方額頭上,這些動作僅在短短的一瞬間完成。「可惡,越來越不爽了!」她生氣地跺著腳。

「那、那個,對不起誤會妳的性別,但妳能先將暖暖豬還給我嗎?」再度把額頭上的卡片拿下來,多塔怯怯地將它遞給拎著暖暖豬的橘髮少女。

抖了兩下眉毛,名為筊白筍的少女收回卡片、拎起暖暖豬指著牠,而暖暖豬卻只是事不關己地跟旁邊還在生氣的水水獺對話。「想要回牠,可以,不過要先打贏我。」她趾高氣昂的說著。

「唉?」

「對戰!」筊白筍手指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多塔,在她身旁的水水獺也躍躍欲試地做出揮拳的動作。「因為我現在只有水水獺,所以就來一對一吧!」

看來只能打了……。把背包跟手中的保溫瓶放在樹蔭下,多塔向後退了幾步、拉出能戰鬥的最小距離。她捲起外套的袖子,拿起牛仔褲的褲頭上掛著的神奇寶貝球。「雖然還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,但請多指教了。」

「廢話少說,去吧水水獺……唉,等等啊!」似乎是因為太過興奮而忘記了主人的下令指示,多塔都還沒叫出神奇寶貝,筊白筍的水水獺便使用衝撞往對方的方向奔去。

多塔急急忙忙地丟出神奇寶貝球、叫出皮丘,可是皮丘卻在叫出來的同時,被水水獺打到、撞飛到一旁的樹叢堆中。「啊,皮丘!」多塔想走近樹叢那裡、看看皮丘的傷勢,皮丘卻在她要行動之前一臉氣鼓地走了出來。

「ピチュー!」皮丘咬牙切齒地怒視著在筊白筍旁,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的水水獺。牠抬頭望了眼多塔,請求多塔快點戰鬥並下答指令,好讓自己名正言順地教訓一下對方。

對皮丘點了點頭表示明白,多塔望向筊白筍跟她的水水獺,問道:「換我攻擊了對吧?」得到對方的點頭答覆後,多塔便馬上命令皮丘攻擊水水獺。「皮丘,使用電擊。」

「哼,才不會讓妳打到────水水獺,迴避後使用衝撞!」一個翻滾,水水獺躲過皮丘的電擊。牠因翻滾趴伏在地一下子後,便馬上要衝過去撞擊皮丘。

似乎早就預料到對方會閃避過去,多塔只是處之泰然地微笑、下達命令:「皮丘,趁現在再一次使用電擊!」語畢,皮丘默契地在話語結束的同時間發動攻擊。

已經發動衝擊招式的水水獺早已無法停止、中途變更方向,只能默默地被電擊招式命中、打飛到剛剛皮丘躺著的樹叢中,不同的是水水獺這一次沒有跟皮丘一樣走了出來,只是暈倒在裡頭、戰鬥不能。

「啊,輸了。」一改一開始激動的模樣,筊白筍冷靜地收回水水獺,然後把左臂裡的暖暖豬放下。她抓了抓頭髮,打了個哈欠、起步走往原本睡午覺的樹叢。暖暖豬則是在她放下後,飛奔到了多塔的懷裡。

「那、那個。」抱著暖暖豬,多塔叫住了她。「謝謝妳的指教。」

「嘛、下次一定會勝利的。」又再度打了個哈欠,筊白筍重新躺回樹下的樹叢裡睡午覺。過沒一會,細小的鼾聲便斷斷續續地傳出。

────真是個特別的人呢。

同筊白筍走回事情起因的樹下,多塔原本是想拿起暫放在樹旁的包包跟保溫瓶後,就繼續踏上前往雷鼓市的旅程。但在看到筊白筍安詳的睡臉後,她也不知不覺地倚靠著樹幹、睡在筊白筍的身邊。

和煦的陽光穿透過樹葉的空洞,微微打在悠閒睡著午覺的她們臉上。

今天,也是個擁有特別旅行經驗的一天。